支付宝扫码
继续医学网--www.jixuyixue.com
微信公众号

中药的炮制

时间:03月09日来源:继续医学

中药用之前要炮制,炮制有很多作用。我们首先来看炮制有哪些作用吧。第一个,它能够消除或者是降低药物的毒性烈性和副作用,就是所谓的减毒。
比方说川乌、草乌它是有毒的。那我们要制的话,就要用生姜或者是半夏跟它一起来制。那有人说半夏不是跟那个川乌、草乌是相反的吗?过去古籍里就是用半夏来制,那我们现在呢,一般都是用姜制,那就是姜附子,因为姜是能够制附子毒的。有时候也会在制的过程中,再加上这个甘草,这就是制附子。制过以后,附子的毒性就会弱很多。再比方说巴豆,就要先去油。因为巴豆的毒副作用主要是由巴豆油产生的。再比方说常山,它容易催吐,那我们就用酒炒来减少它催吐的作用。
这样的炮制其实蛮多的。我们日常生活中也有。比方说我喜欢吃苦瓜——其实我不是特别喜欢吃,被迫喜欢吃。因为它清热的,我有的时候容易上火,所以强迫自已吃点苦瓜。但是真的很苦啊,真的很苦!那怎么办呢?炮制呗。先过一遍水,然后多煮一会儿,它就没那么苦了。这就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炮制。
那第二个呢,就是炮制能够改变药物的性能。有的时候,要用药物的A性能,但是我又不需要它的B性能,就可以通过炮制的方法,来增加它的A性能,抑制它的B性能。这样不就达到目的了吗?
比如说我们喜欢吃猪肉。猪肉很好吃,但是它有副作用它的油很重,吃起来很腻。怎么办呢?炮制啊吧。先把它煮一煮,然后再把水倒掉。这叫什么?走油肉——油都走掉了。那这个肉,相对来说就没那么油。
我们中药当然要比这些生活中的炮制要复杂的多。比方说地黄。生地黄是清热凉血生津的,养阴的力量特别好。如果我们希望它养阴力量再强一些,希望它能够补益精血,那怎么办呢?把它制成熟地黄。那怎样的熟地黄最好,补益精血力量最强呢?九蒸九晒的熟地黄。人的哪个位置藏精血啊?肾藏精,肝藏血,肝肾都位居于下焦。所以我们用黑豆跟熟地一起蒸,九蒸九晒。黑主水,豆入肾。你看我们黑豆蒸是不是能够引熟地入肾,让它益肾的作用更好啊?所以熟地的制法就是黑豆跟生地一起九蒸九晒。用我们老百姓的话说就是把它给蒸透、给晒透,这样熟地补益精血的作用就会增加。
再比方说生姜。生姜我们都知道它是味辛而散的。我们吃了生姜以后就会出汗。好,我想用生姜的这个温的作用,但是又不想它这么散,怎么办呢?我就把它裹在泥里面放到锅里去煨一下。什么叫煨,就是用泥巴包着在火里面烧。那它这个辛味就去掉了。但它的温性呢,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加强了。那这个时候我们就叫煨姜。再或者,我让它保留一定的这个辛的作用,但是呢,我又需要它温的作用更强一些,那就把它晒干,那就是干姜。
那随着我们对药性的理解。我在培育的时候,就想好我这个姜是要做生姜用的,还是做干姜用的。如果是做干姜用的,那就希望它的根长得很结实,它的温性会强一些;如果说是做生姜用的,我就希望这个根呢,长得块头大一些,辛散走行的力量强一些。好,那么培育方法就不一样。如果是要做生姜的话,那我就让它上面来的土浅一点,它能够接受到更多的阳光,它长得快,然后长得长、长得大,辛散力量强。如果要做干姜呢?就不停地在那儿培土,培到一定的程度,让它始终都钻不出来,那它就长得更凝练结实一些。那这是题外话,跟炮制无关了。
炮制还有一个作用,就是便于制剂和储藏。这个我们在那些什么玄幻小说里看得比较多。采到了什么天才地宝,又不能久藏,怎么办呢?把它练成什么什么丹之类的东西,对吧。那有的时候,比方说水果,能生津、能够养阴。但是水果要坏呀。苹果放个三天五天的就坏掉了呀。过去的时候,又没有现在说一年四季都有水果,那怎么办呢?诶,那我把它晒干。那有人说苹果晒干,不就着差不多没了吗?
像梨子、苹果这种水分很多的水果,你很难把它制成苹果干,那怎么办呢?削皮,把皮儿晒干。梨皮、苹果皮就这么来的。那有人说,如果有梨,我们不用梨皮,就用梨,行不行?那当然更好了,养阴生津的效果更好。
再比方说矿石这一类的不方便制剂的药。处方上开一个灵磁石,咱们不能拿一块大吸铁石,咣”往病人面前一丢。那病人怎么吃啊?这个东西不能直接啃啊,对吧?我们就就把它敲碎。敲碎也存在问题。比如像灵磁石,它就是一个磁铁石,是矿石。很难敲得很碎。那就要通过特殊的方法,让它变得更加的脆,更容易敲,这也是我们炮制的一部分。比方说我们用锻的方法,就可以让它变得更脆。
有的时候我们希望这些矿石类药物变得特别特别细,那用普通的敲法都不行。必须再想新的办法。比方说女孩子用珍珠粉来抹脸,做面膜来美白。珍珠要弄成很细很细的粉末,就很困难。怎么办呢?我们可以利用相生相克的特性,先把珍珠跟豆腐一起蒸,这样珍珠就变软了。然后再用水飞法把它磨成细粉,这样可以磨得非常非常的细。这个时候再拿来敷脸,就一点也没有粗糙感,效果不就变得更好了吗。
再或者,这个药干脆就准备要做外用药,或者特殊用途的。比如说要做成滴眼液。那当然不可能说里面还混了很多大颗粒的矿石,然后往眼睛里滴。那这是往眼睛里撒沙子嘛,那怎么能行呢?也要把它搞得非常非常细。那就也可以用水飞法。
当然,炮制还包括除去杂质和非药用部分。这个大家都很容易理解。我们也经常看到一些类似的笑话,说是该吃皮儿的吃了瓤,该吃瓤的吃了皮。那我们作为用药来说,该用皮的时候要把瓤去干净,该用瓤的时候要把皮去干净。叶子上如果有小绒毛,要把绒毛扫干净。全草里面如果有枯枝败叶,也把枯枝败叶给挑出来,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操作。
那么炮制具体有哪些方法呢?根据我们炮制的方法,用的东西不一样——准确说就用的水和火的不同——分为修制、水制、火制、水火共制,还有其他一些特殊的制法。
修制很简单,就是把它修修整齐干净就可以了。比方说,把药材弄弄干净,这是纯净处理。把它弄碎,这是粉碎处理。主要是把龙骨啊、牡蛎啊,或者是各种动物的角啊,羚羊角、犀牛角,把它弄碎。
当然,古人也想到很多很聪明的方法。比如说羚羊角,把它刨成薄片当然是好的,可以直接入煎剂,对吧?但是刨成薄片以后。是不是多多少少还有点浪费?因为这个薄片病人不能直接吃下去,这个东西又非常的贵。况且刨薄片也是需要特殊工具的,需要非常锐利的切刀才把它切开。有的时候事逢紧急,我这里有根羚羊角,这个病人马上需要用,我没法去刨,对吧?老百姓家里怎么可能有刀来刨它呢?怎么办?放到水磨石上去磨,磨刀石上去磨。磨了以后,连着磨下来的这个水,带着磨下的碎屑,病人直接吃下去,那也是可以的。或者拿矬子锉,锉成粉末,都可以。我们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选。
或者是切。那切的话,这个就很讲究了。切药材是一门技术活,有的要横切,有的要纵切,有的切片儿,有的切丁儿,有的切块儿,都不一样。而且切的大小要均匀,厚薄要均匀。这个呢,我们知道一下就可以了。
水制呢,就是用水或者其他的液体辅料来处理药材,这个叫做水制。这个水,不只是指我们一般的H2O这个水,所有的液体在这里都可以称之为水。首先当然是可以用水把它洗干净,清洁药物。那有人说那这不是属于修制里的内容吗?对,如果只是洗干净,这是修制的内容。但是有时候不是随便水一冲就好的。比如说,如果这是一根山药,我把它弄干净,我先用水把它表面的泥巴洗掉,这个不能叫水制,这只能叫修制。但是如果现在是一个紫河车,胎盘。我们要把它洗干净,那就必须要反复地漂,反复地洗,这就属于水制中的漂洗。或者是长期地用长流水来洗,来去它的腥味,比方说海藻。这个叫漂洗。这些才能叫做水制。这是水制的第一个作用,清洁药物。
第二个,就是软化药物。很多药物很硬,切的时候切不动。那么先软化一下。一般是用淋这种方法,或者是闷、润这种方法。
水制也可以调节药性。如果是调节药性的话,往往就涉及到是其他的液体辅料了,比方说用酒、用醋、甚至用童便跟它一起来制。有炒的、有蒸的、有煮的、有泡的,各种都有。
实际上,我们过去很多食物,也都是有这种类似的方法来处理。比方说用米泔水,就是洗米水把黄精先泡三天,就可以去掉它的涩味。那么我们现在也有这种生活小妙招。比方说这个大毛芋也可以用这个米泔水先泡,泡了以后再刮皮。不但好刮,涩味也会好一点。这都属于水制的这个范畴。具体的水制方法,我们就不具体说了。
第二个呢,就是火制。火制最常见的就是炒、煅、炙、煨这几种。炒嘛,就是在锅里炒。一般用铁锅、铜锅,得看是什么药。有的药它不能够近铁的,那就用铜;如果说连铜都不能近的,忌铜器的,那就用金、就用银,都有。那有人说金银我弄不起啊。金银弄不起不要紧,就用瓦片焙呗。拿一小片儿瓦,放到这个火上面,然后把药放到瓦上面慢慢焙。有人说,你这个太没有规模生产意识了,就一片瓦。那是过去条件差嘛,对吧。现在咱们要是需要这么加工,那就有工业化的,用陶瓷之类的各种工具来完成了。但是作为小规模的生产,或者自己临时用用,瓦上焙仍然是一个比较方便的一个方法。
炙就是要加上液体辅料炒。比方说,加蜂蜜炒,蜜炙;加醋炒,醋炙;加酒炒,酒炙;加童便炒,童便炙,以此类推。
淬,就是先把药烧得热热的,然后迅速的放到某种液体里面,就是淬。
煅,就是把药放到火里面直接烧,烧了以后它会烧裂,比方说这个煅龙骨、煅牡蛎,直接把它放到火里去烧。
煨,我刚才已经讲过了,用泥巴或者湿纸把药材包起来,然后放到火里去烧,这个就叫做煨。
水火共制,就是炮制的时候既有水,又有火——感觉像进了厨房一样。比方说煮,醋煮芫花、酒煮黄芩,都是煮。我刚才讲的水煮苦瓜,也属于煮,这是水火共制。
或者是蒸,酒蒸大黄,制首乌、熟地,九蒸九晒,这都是蒸。红参呢?红参也是人参先蒸再晒炮制来的。。
淬,刚刚说过是把药材烧红以后,再迅速地放到其他的液体辅料里面降温,让它酥脆。药材淬过以后,就比较脆了,很容易把它打碎,研磨,也方便入药。比方说自然铜、鳖甲、炉甘石都可以淬。这本来是火制。如果我们在淬的时候,玩点儿花样,用不同的辅料来淬,是不是就可以使这个被淬的这个药物带上不同的属性呢?当然可以,这就是水火共制了。比如说我希望它能够有多一点清热的作用,就用黄连汁来淬;希望它多点儿通行的作用,用醋来淬,用酒来淬;或者再讲究一点的,希望它带上某些特定的性质。我们干脆开个方子,用这个方子煮出来的水来淬,用药汤来淬,这个都是可以的。
实际上我们古人在制做膏丹丸散的时候,常常大量地使用这样的方法。为什么呢?这样子可以大幅度地精简成方的药材。看上去这个方子的药材只有三味药,但是每一味药都用了三四五味甚至上十味药来炮制它,所以背后的佐料很多。这样的话,能够使它的药性满足更丰富的需要。
还有掸,掸就是快速的沸水里面潦过去,有些地方也叫淖。比方说我们吃野菜时候,嫌野菜味苦涩,就可以在开水里淖一下,是个不错的方法,它有一定的去毒,有去异味的作用。而且淖过以后,实际上这个药材里面的水分也减少了,这样就更方便保存。对一些肉质茎的植物,也往往会去用淖法来制。
其他的像发芽、发酵、制霜等等,也都会经常使用。比方说我们耳熟能详的西瓜霜,其实就是制成的霜。是把芒硝放西瓜里,然后收取析出的结晶,这就是西瓜霜。比方说金银花露,就是把金银花放水煮,然后收集它的所谓的露,上面凝结的那层液体。那有人说为什么就只有金银花露呢?因为我们觉得金银花露有它的特定功效,我们需要这个功效。而玫瑰花露我们觉得用不着,直接用玫瑰花就可以了。所以中国人做玫瑰花露之类的,就做得比较少。这跟技术没关系,跟需求有关系。



[ 编辑:jixuyixue ]

关键词: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治知识培训

中药的炮制
到达底部
免责声明:本站所提供试题均来源于网友提供或网络搜集,由本站编辑整理,仅供个人研究、交流学习使用,不涉及商业盈利目的。如涉及版权问题,请联系本站管理员予以更改或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