继续医学网 - 华医网 - 好医生- 项目学习、2018公共课程 - 为继续医学教育考试提供源动力!!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口腔医院防护标准之:口罩选择标准

文章热度: ★★☆ |来源:阿旺说牙 |
跟贴

摘要

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环境中,口腔医务人员面临更大感染风险以及更为严峻的感控挑战。医用口罩是重要的个人防护用品,在口腔医务人员职业防护、感染控制中起重要作用。本文简要总结现代医用口罩的起源、分类、评价指标、标准要求以及使用方法,以期为口腔医护人员正确选择及使用口罩提供帮助。

【关键词】 新型冠状病毒;感染控制;个人防护用品;医用口罩;医用外科口罩;医用防护口罩


自12月9日起,由湖北武汉爆发的新冠病毒席卷全国,广大医务工作者为此彻夜奋战,在控制疫情的道路上屡遭感染。


在这恐怖疫情的笼罩下,口腔医务人员在工作中所面临的问题则更为严峻。原因在于牙科治疗产生的含有口腔微生物的气溶胶在空气中可飞达 2m远[1-2]并在空气中漂浮 30min以上[3]。激光牙科治疗产生的激光烟雾不仅含气溶胶还可刺激眼、鼻及咽部黏膜[4]。因此,口腔医务人员应正确选择防护用品、做好职业防护,预防感染发生。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,更应科学、规范地选用口罩,以保障自身安全。本文简要概述现代医用口罩的起源、分类、评价指标、标准要求及使用方法,以期为口腔医护人员正确选择及使用口罩提供帮助。
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口腔医院防护标准之:口罩选择标准


现代医用口罩的产生

及在感染控制中的作用


1895年,德国细菌学家、卫生学家卡尔·弗吕格(CarlFlügge)实验发现,说话、咳嗽和打喷嚏时,含有细菌的口腔、鼻腔分泌物会飞溅、扩散到空气中,导致手术伤口感染。受此研究结果启发,奥地利(现波兰)医生米库利兹·拉德奇(JanMikulicz-Radacki)提出,手术过程中术者及其助手应使用 1层消毒的致密细布将口、鼻、胡须遮住,以避免术者呼吸道的细菌飞溅到伤口上而造成感染。1897年,Mikulicz发表文章描述了这种后来被称为 Mikulicz’smask的口罩。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口腔医院防护标准之:口罩选择标准

(中文译名米库里兹氏口罩)

同年 10月,法国外科医生保罗·伯格(PaulBerger)开始佩戴由 6层纱布制成的长方形口罩以预防切口感染。1899年 2月 22日,PaulBerger在巴黎外科学会上做了“关于手术中口罩使用”的报告,从而使口罩使用得以推广。因此,医学界一般将现代医用口罩的产生归功于 Mikulicz和 PaulBerger二人。现代医用口罩自其出现以来,在感染预防和传染病控制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。


1910年底,肺鼠疫在我国东北地区暴发流行,伍连德博士调查发现这种疾病通过飞沫传播,于是他发明了由两层纱布加内衬棉花而制成、后被称为“伍氏口罩”的口罩。他要求疫区所有人员佩戴口罩,以控制病原体传播。戴口罩、严密隔离加上其他有效措施,终于使肺鼠疫在 5个月后被彻底消灭、疫情得到控制。
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口腔医院防护标准之:口罩选择标准


01医用口罩种类


我国的医用口罩分为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、医用外科口罩和医用防护口罩三种。


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是用于覆盖使用者的口、鼻及下颌,在普通医疗环境中佩戴,阻隔口腔和鼻腔呼出或喷出污染物的一次性使用口罩。
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口腔医院防护标准之:口罩选择标准


医用外科口罩用于覆盖使用者的口、鼻及下颌,为防止病原体微生物、体液及颗粒物等的直接透过提供屏障,适于临床医务人员在有创操作中佩戴。
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口腔医院防护标准之:口罩选择标准


医用防护口罩是适用于医疗工作环境,过滤空气中的颗粒物,并阻隔飞沫、血液、体液和分泌物等的自吸过滤式防护口罩。
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口腔医院防护标准之:口罩选择标准


美国医用口罩根据美国材料试验学会(AmericanSocietyforTestingMaterials,ASTM)标准,分为 Level1、2和 3三类。欧洲医用口罩根据 EN14683:2019标准,分为 TypeI,TypeII和 TypeIIR三类。
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口腔医院防护标准之:口罩选择标准


02医用口罩材料


医用口罩的主体由聚丙烯无纺布制成,外层为纺粘无纺布,中间层为熔喷无纺布,内层为纺粘无纺布或纤维素(cellulose)等其他材料。外层起液体阻隔作用,中间层起过滤作用,内层主要起吸湿作用。
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口腔医院防护标准之:口罩选择标准


03医用口罩材料的评价指标


医用口罩材料的主要评价指标有以下 4项:


①细菌过滤效率(Bacterialfiltrationefficiency,BFE)在规定流量下,口罩材料滤除细菌气溶胶的百分率。一般使用平均颗粒直径为(3.0±0.3)μm的金黄色葡萄球菌气溶胶进行测试。反映口罩材料阻止细菌气溶胶穿透的能力,数值越大,细菌过滤效果越好。
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口腔医院防护标准之:口罩选择标准


②颗粒过滤效率(particlefiltrationefficiency,PFE)在规定流量下,口罩材料滤除直径小于 1μm的气溶胶颗粒的百分率。一般采用氯化钠颗粒物作为非油性颗粒物的测试指标,氯化钠气溶胶颗粒 CMD为(0.075±0.020)μm,MMAD为(0.24±0.06)μm。反映口罩对亚微米级别颗粒的过滤效果,数值越大,口罩的颗粒过滤效果越好。
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口腔医院防护标准之:口罩选择标准


③合成血液穿透阻隔效率(Resistancetopenetrationbysyntheticblood)在一定压力下,口罩材料对合成血液渗透的阻力。反映口罩隔绝液体的能力,数值越大,阻隔液体的能力越强。


④压力差(Differentialpressure,Δp):测量到的口罩材料两面的压力差。反映口罩通透性,数值越大,气流阻力越大,通透性越差。除以上主要指标外,口罩评价指标还包括:阻燃性能、微生物指标、环氧乙烷残留量、皮肤刺激性、迟发型超敏反应等。此外,医用防护口罩还需对口罩的密合性进行测试。


04医用口罩材料标准要求


各个国家对医用口罩材料的要求略有不同,如下表 1—3分别提供中国、美国和欧洲医用口罩材料的主要指标要求。
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口腔医院防护标准之:口罩选择标准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口腔医院防护标准之:口罩选择标准


05医用口罩的选择


在选择使用医用口罩时,应主要考虑口罩的防护效能以及佩戴舒适度。防护效果不仅取决于细菌过滤效率、颗粒过滤效率和血液阻隔能力,也受口罩是否贴合面部、密合性是否良好等因素影响。佩戴的舒适性主要取决于口罩内层材料的透气性、柔软度以及是否含有刺激皮肤、导致皮肤过敏发炎的化学物质。
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口腔医院防护标准之:口罩选择标准


根据不同的诊疗操作,应选择使用不同的口罩。一般情况下,进行无创、无体液喷溅的口腔诊疗操作如口腔检查、取印模或技工室操作等时,可使用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。进行有创、无菌操作或有体液喷溅的操作时 (如使用高速涡轮机、超声洁牙、种植、牙周手术、外科手术等)应使用医用外科口罩。为呼吸道传染病感染患者或疑似感染患者进行治疗时,应佩戴医用防护口罩。必须明确的是,N95口罩是指对非油性颗粒的过滤效率 95%的口罩,并不等于医用防护口罩。医用防护口罩除对颗粒的过滤效率要达到 N95要求外,还必须具有表面抗湿性能和合成血液阻隔能力。


由表1和表2可见,ASTM标准 Level2、Level3口罩标准高于我国的医用外科口罩,其对 0.1μm的颗粒过滤效率 98%。因此,有条件时,推荐口腔诊疗中使用ASTM标准口罩。Level1适用于不产生液体、喷雾和/或气溶胶的一般性诊疗操作,Level2适用于产生少/中等量液体、喷雾和/或气溶胶的操作,Level3适用于产生大量液体、喷雾和/或气溶胶的操作。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,口罩的选择应遵循国卫办医函(2020)75号文件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中常见医用防护用品使用范围指引 (试行)》,在全院诊疗区域均应使用医用外科口罩。在进行可能有气溶胶、喷溅、飞沫产生,接诊疑似或确诊新冠肺炎患者时应佩戴医用防护口罩。当然,除口罩外,还应根据需要佩戴防护面罩或护目镜。
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口腔医院防护标准之:口罩选择标准


06医用口罩的佩戴使用


口罩的防护效果不仅取决于口罩本身的效能,还取决于佩戴方式是否正确、佩戴时间是否恰当、被污染时是否及时更换等。佩戴口罩前,应先进行手卫生,检查口罩完整性及有效期。佩戴时,遵循以下步骤:将鼻夹侧朝上(或褶皱朝下)、深色面(或鼻夹侧)朝外置于面部;上下拉开褶皱,使口罩覆盖口、鼻及下颌;将双手指尖沿鼻夹由中间至两边慢慢向内按压,直至紧贴鼻梁;适当调整口罩,使口罩周边充分贴合面部。佩戴时谨记 12字口诀:“遮盖口鼻、兜住下巴、调节鼻夹”,确认佩戴正确。一般情况下,口罩可佩戴 4h。但如果诊疗操作时喷溅产生量较大、导致口罩表面有可见污染或表面潮湿时,应立即更换。
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口腔医院防护标准之:口罩选择标准


07医用口罩使用后处理


口罩使用结束后,应先脱去手套、进行手卫生,再按正确顺序摘去口罩,摘除口罩时避免接触口罩外侧污染面。将口罩丢弃到感染性医疗废物垃圾桶中,再次进行手卫生。


作者:关素敏 孔亮 侯锐 张艳霞 刘雯 孙书恺 张毅 刘蕊 刘龑 郝宝莲 张铭

(军事口腔医学国家重点实验室,口腔疾病国家临床医学研究中心,陕西省口腔疾病国际联合研究中心,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)

来源:实用口腔医学杂志,口腔视界综合整理


参 考 文 献:

[1]eena,etal.Disseminationofaerosolandsplatterduringultrasonicscaling:A pilotstudy[J].JInfPubHealth,2015,8(3):260-65.

[2] ChughA.Occupationalhazardsinprostheticdentistry[J].Dentist,2017,7(2).

[3] .HarrelS.Contaminateddentalaerosols:risksandimplicaionsfordentalhygienists[J].DimenDentHyg,2003;1 (6):16,18,20.

[4] UlmerBC.Thehazardsofsurgicalsmoke[J].AORNJ, 2008,87(4):721-734.

[5] FlüggeC.überLuftinfektion[J].ZeitschriftHygiene, 1897,25:179.

[6] MikuliczJ.DasOperiereninSterilisirtenZwirnhandschuhen undMitMundbinde[J].Centralblarff.Chir.,1897,24 (7):713.

[7] LowryHC.Somelandmarksinsurgicaltechnique[J].Ul sterMedJ.?1947,16(2):102-13.

[8] 中华人民共和国医药行业标准,YY/T0969-2013一次 性使用医用口罩.

[9] 中华人民共和国医药行业标准,YY0469-2011.医用外 科口罩.

[10]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,GB19083-2010.医用防护口 罩技术要求

[11] ASTM International.Standardspecificationforperformance ofmaterialsusedinmedicalfacemasks:ASTMF2100-11 (Reapproved2018).

[12] BritishStandardsInstitution.Medicalfacemasks-require mentsandtestmethods.BSEN14683:2019.

[13] 国卫办医函〔2020〕75号.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 控中常见医用防护用品使用范围指引(试行). (收稿:20200222)

[ 编辑:jixuyixue ]

关键词:传染病,肺炎,牙科

自12月9日起,由湖北武汉爆发的新冠病毒席卷全国,广大医务工作者为此彻夜奋战,在控制疫情的道路上屡遭感染。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带来帮助。

更多文章